• 當前位置:首頁>往事一樁樁>公園路附近的巷陌

    公園路附近的巷陌

    來源:溫州日報 時間:2020-10-02 分享至:

    導讀:巷,是個方塊字,除了多出一點尾巴;陌,也是一個方塊字。陌,阡陌,縱橫。類似表示方位的詞還有很多,比如,街坊,坊市。你看,這些字的形狀都差不多,方方整整的。

    “斜陽草樹,尋常巷陌,人道寄奴曾住。想當年,金戈鐵馬,氣吞萬里如虎。”——宋·辛棄疾《永遇樂·京口北固亭懷古》。

    巷,是個方塊字,除了多出一點尾巴;陌,也是一個方塊字。陌,阡陌,縱橫。類似表示方位的詞還有很多,比如,街坊,坊市。你看,這些字的形狀都差不多,方方整整的。

    1.jpg

    坊,最有名的,莫過于盛唐長安的一百零八坊,街巷的格局方正到幾乎有些強迫。隋唐的溫州城,也是沿著坊市規整的格局,坊為生活區,市為商貿區。

    北宋,溫州城全區規劃成規整的三十六坊,溫州“坊”的記憶,從此強化了。五馬坊(如今的五馬街)、謝池坊(如今的謝池巷)、百里坊、墨池坊……

    2.jpg

    當然,也并不是說地名后綴來個“坊”,就顯得高級許多。百里坊,其實和百里社區一個概念;五馬坊,和五馬社區,其實也是差不多的概念。這里要說的是,千百年“三十六坊”時代的溫州城,公園路一直都占據著其中最繁華的部分。

    現在,你如果想在溫州尋找最有老溫州味道的街巷,莫過于這幾片:從公園路到五馬街再到禪街;從解放路到墨池坊再到百里坊;從信河街穿街走巷到九山路。

    3.jpg

    我在老溫州生活過幾年,十幾年前,最初住的就是公園路后面的府學巷。當時的府學巷,逼仄的弄堂里,有不少小旅館,住客大多不是游客,也不是江湖經商人士,而是去巷子口溫州附一醫就診的患者和患者家屬。正如近幾年,去中山公園門口謝靈運紀念館里游走的,大多不是來朝圣謝靈運的,而是去隔壁溫州附一醫就診的患者和患者家屬,得閑稍坐。

    可見,比游玩和愉悅更重要的,還是身體健康。

    如果是站在高處俯瞰公園路這一片地段,觀感又不一樣。因為地理優勢,我常常站在公園路中段某幢大廈的24樓陽臺俯瞰底下的街道。西面的禪街一帶,常常是日落的時候最美。東面這一邊,兩座小山包,一座是華蓋山,府學巷的巷子口,更小一些的小山包,是積谷山。底下的行人,就跟螞蟻一樣。

    4.jpg

    但是人身處其中,華蓋山、積谷山、府學巷,又都是厚厚的歷史。

    比如府學巷,顧名思義,府學所在地,曾經名為儒志坊。溫州人王開祖,字景山,人稱儒志先生,于北宋皇佑年間在華蓋山腳講學,講學處被后人稱為東山書院,東山書院邊上的巷子,也就稱儒志坊。

    5.jpg

    你若結合新修公園路的十景,與儒志坊有關的,有“府學儒風”;與我前面說了那么多的醫患有關的,有十大新景中的“甌醫溯宗”。民國時期,公園路一角曾創辦了浙南地區首家西醫院,可見府學巷多是看病的人來往的小旅館,也不是近10多年才有的景象。

    還有“九柏崢嶸”。如今的池上樓,在清朝,是如園,這里說的九柏崢嶸,在晚清,是九柏園,因為園中曾有九棵柏樹。現在九柏園是看不到了,只是你如果從府學巷穿過名為九柏園頭的一條小巷子,拐兩個彎,就到了公園路。但是曾經,這座九柏園是很輝煌的,也曾是新四軍通訊處舊址。

    6.jpg

    說完了一堆坊巷,回到我最初住在老溫州的那幾年。夜里無事,總喜歡穿街走巷,但是方向感又很差,就常常迷路。有時候從公安巷開始逛,等我終于穿越老街巷的迷霧逛到大街上,已經到了城西街。長此以往,因為走得多,倒是對這些老街巷格外熟悉。

    “尋常巷陌,人道寄奴曾住。”寄奴,是南朝宋武帝劉裕的小名。公園路,曾經也是繁華中心,巨賈名士的私家大宅所在。如今化身尋常巷陌的公園路,尋常的你,很快也可以尋常歇息,甚至入住。

    這么想來,人生如白駒過隙,也如滄海一粟,不過蕓蕓而已。

  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

    日本在高清AV不卡